阿虫虫

腌笃鲜执念中

晚风3

冯豆子看尤东东哭的梨花带雨,惨兮兮的,放下碗伸手去帮他抹眼泪。

“你看你这大小伙子,怎么动不动就哭哇,快抹抹,鼻涕都掉进饭碗里了”

尤东东抽噎个不停“我也不想哭,可是,可是他停,停不下来,呜呜”

冯豆子饿的要死,但他也没本法置旁边的巨大声源不理,他把尤东东一把拽到自己怀里,哄小孩似的拍尤东东的背,“不哭不哭了哈”

冯豆子的安抚确实起了作用。尤东东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。尤东东的脸埋在冯豆子的肩头,双手反搂住冯豆子,两人就这么安静的抱了一会儿。

“哥,咱门要不先吃饭?”

尤东东马上撒开他“那你快吃饭”。

两人默默的吃着面条,场面一度有些尴尬。冯豆子打开了电视,结果是吴宇时看了一半的黄碟,电视机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声,这就更尴尬了,说时迟那时快尤东东抢过遥控器毙掉了电视机。

冯豆子挠挠后脑勺“那个你,在家业余生活还挺丰富啊”

“是我室友的,我才不看这个”

“都是男的害什么羞啊?我看你是死鸭子嘴硬”

“我嘴硬什么,我他妈一gay看什么av。”

“啥?你是同性恋啊!!!”冯豆子双手抱胸做了个防御的姿势“你不会怎么着我吧。”

“对呀,我就是把你拐到我家打算办了你。”

冯豆子蹭的蹿起来,模仿起李小龙,“啊-大-你可别碰爷爷我,我可练过泰拳,小心打得你满地找牙,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小崽子还有这虎狼之心。”

尤东东看着他,刚刚靠在他怀里旖旎的那点儿心思半分不剩,翻了个大大的白眼“我反悔了,我不睡傻逼好么,你不想呆赶紧开门滚蛋OK?”

“那我睡沙发,你半夜可别出来祸害我”

“球球了,不要有被害妄想。”

收拾了碗筷,尤东东问冯豆子洗不洗澡,结果他捂着上身表示坚决不肯。尤东东洗完澡出来,看到冯豆子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冯豆子晚上做了个梦,梦见有人和他接吻,不知道是谁,那滋味特别的美,两人相互拥抱着,不一会儿,那人靠在自己肩膀上哭了起来,脖颈间的热气熏的他脸红心跳,他拍拍那人的背,那人一抬头便把冯豆子惊醒了。

黑黑的客厅里冯豆子睁着眼,一想到刚刚梦见尤东东的脸就让他觉得惊悚,简直是恐怖片,结果还有更恐怖的,他下边竟然升了旗。冯豆子感到头皮发麻。觉得这非常的不正常,想要伸手解决一下,结果一闭上眼就是刚刚惊醒前尤东东那张大脸。

然后他偷偷的打开了电视机。

被起夜的尤东东撞个正着。

就,很尴尬。
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