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虫虫

狗二万我的天使

同住

堵车的后续...

警察叔叔杜见锋x高考考生方孟韦

高考堵车梗来着

ooc



方孟韦在考试教室门口碰到了同班同学明台,俩人在进场之前碰了下拳头互相鼓励。


坐定之后才发现明台就坐在自己前面的位置上,心情放松不少。



第一天考试结束,学校要求所有高三生回一中上晚自习,方孟韦和明台考完试相约去吃晚饭,明台想要对答案,方孟韦拒绝了。

明台和方孟韦抱怨:“早上也没人送我考试,这群大人都没有良心!”

方孟韦知道明台父母早逝,相比他,自己的情况还要好一些。“大人都比较忙嘛。”他宽慰明台,也是宽慰自己。

“啊?你家也就你自己啊,你家那么远。”

“有张叔送我,不过很惊险,早上堵车了。”

“我去,那你怎么赶过来了。”

“张叔报了警,一个警察哥哥骑摩托送我过来的。”


“哇,我表哥就是警察,早上要不是他去执勤了就能送我,对了,你择席吗?”


“不啊,怎么了?”

“要不你跟我一块住吧,我表哥家离咱们学校走路5分钟。”

“你复习资料都带了吗?”

“张叔晚自习前给我送来。”

“那就行了,来吧,难道到你不怕明天早上又堵车?”


“还是不要了,多给你表哥添麻烦。”

“诶呀,一个麻烦也是麻烦,多一个也无所谓,一个单身狗能有什么麻烦。而且下了晚自习都多晚了,不安全。”


“我给他打电话。”明台从兜里掏出诺基亚。


“表哥,我一个同学家住的太远了,我邀请今天他和我一起住,现在要征得你的同意。”


叽里咕噜说了一通。


明台放下电话:“他同意了,还说下晚自习来接我们。”

“你表哥人真好。”

“你是没看见他管教我的时候有多凶。”

“还没问你,怎么好好的住到你表哥家了?你大哥大姐呢?”

“你还说,大哥说我散漫的实在没样子,表哥当过兵,就把我送过来整治了呗。我这半年的日子过的苦啊,跟当兵没有区别TAT。”


“我觉得挺好的,你比以前精神多了,还是管用。”


“哼,你干嘛,要和我表哥一起管我吗?”


“我哪有要管你,我只是陈述事实。”


方孟韦看着明台皱着眉撇着嘴的样子直乐。


明台的表哥到底是何方神圣,方孟韦很是好奇,和明台站在校门口,看到来人的脸时,方孟韦面上一热,眼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。


杜见锋一路小跑过来,把明台的脖子夹在胳膊下:“你个臭小子,有没有好好复习,嗯?”

抬起头看见站在旁边的方孟韦,一愣,放开了明台:“这不是,这不是...”

“老杜!给你介绍,这是我的好朋友方孟韦~是个大学霸。”

“哦~你好你好,孟韦同学。”说着朝方孟韦伸出了手。

方孟韦伸出手轻轻回握:“你好,明台表哥”方孟韦想抽回手,不料却被杜见锋握住:“要不你也叫我表哥?”


明台看着这俩人貌似有点怪,可也不知道怪在哪里。



堵车

警察杜见锋x高考生方孟韦

高考堵车梗


ooc


方孟韦高考这天,父亲和姑爹出差在国外,继母程小云也因为工作暂调外地,大哥当兵更是没办法出来,方步亭一通越洋电话打过来说,孟韦是大孩子了,懂事的,你自己我们放心,姑爹和继母同时嘱咐了王妈注意考生的饮食,姑爹还和司机老张打了招呼,一定把他按时送进考场。

所有的事情家里人都已给他安排妥当,

可方孟韦再懂事他也是个在人生关键时刻需要人陪伴的孩子。


高考第一天早上,司机老张早早的等在了门口,王妈嘱咐孟韦,考试用品、准考证,身份证一定带好。


方孟韦家住在郊区,老张怕耽误小少爷高考已经打好了提前量,可是城里人为了躲避城内考点附近路段,都跑到这边来,还是堵在了半路,老张急得直冒汗,方孟韦看着车窗外发呆,老张打开车载广播听路况,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传出来:“xx路段出现了堵车,请广大家长朋友们注意绕行,以免耽误孩子参加考试,如遇紧急情况请拨打报警电话135xxxxxxxx。

老张赶忙掏出手机:“喂?警察同志,我今天送孩子高考,但是堵在xx路上了,咱们这边能帮个忙吗?谢谢了,孩子的大事真的不能耽误。”


等警察的时间里,老张抬手看了无数次手表。不一会儿,一个看着个子很高的人带着墨镜,穿着荧黄色坎肩的人骑着摩托车从前边过来,敲敲车窗:车牌号汉Axxxxx,是你孩子高考吧,快点我送他去考场。他朝着老张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坎肩,示意让考生下来。


“孟韦快去吧,张叔知道你能行,加油,我晚上来接你。”

“谢谢张叔。”方孟韦开门下去了。


警察已经掉好了车头。



“我姓杜,快上来吧,你去市一中对吧?”

杜见锋把自己头上的头盔戴到方孟韦头上。

“嗯,谢谢您了杜警官”

方孟韦没坐过摩托,上车上的很是艰难,没有着力点,就抓着杜警官的坎肩迈了上去。

杜见锋开玩笑“苛,你这小伙儿劲可大,是要把警察叔叔勒死吗。哈哈”

方孟韦不知所措小声说了句“对不起”

“嗨,逗你的,第一次坐摩托?”

“嗯”

“那你可得把我搂紧喽”

方孟韦害羞的只捏了一点杜见锋腰两侧的衬衫。

杜见锋的表弟是个混世魔王,他觉得这个小孩儿腼腆的可爱,握着他的手环住了自己的腰。“我开的快,怕你掉下去。”


车开起来,方孟韦感觉像在飞。


方孟韦把胳膊收的更紧了,身子紧贴着杜见锋,前边人宽阔的后背让他感觉很有安全感。


不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一中门口。等在校门口的考生乌泱乌泱的,方孟韦搂着老杜还没从刚才的速度中回过神来,杜见锋反手拍拍他的后背,示意他,目的地已经到了。杜见锋先下车,伸手把方孟韦抱了下来。

这个动作把方孟韦吓了一跳,站稳后看见杜见锋偷笑,明白过来这个人在恶作剧,皱皱鼻子去踩杜见锋的脚面。

“诶呦,小同学,恩将仇报啊你。”

“不正经”

“不紧张了吧,不闹了,我表弟也在一中高考,我送你也当送他了,你们都是祖国未来的栋梁,加油!”


方孟韦鼻子一酸。

“我叫方孟韦,你叫什么?”

“人民警察杜见锋!”

“谢谢你了,警察叔叔。”

方孟韦走到校门口,突然回头看见杜见锋还站在那儿,粲然一笑。



杜见锋的突然心被丘比特的箭击中了。



BE预警,文笔渣 ooc


bgm十分好听




参加完葬礼后,李熏然感到有点疲惫,不单单是参加这种仪式的累,还有之前刚刚结了一个大案,他已经连续熬了几天几夜。




赵启平开车把他送回了家,他瘫在柔软的双人床上,手指头都抬不起来,他微睁着眼睛,看见赵启平想要和他说些什么,可最终没有开口。




一觉醒来是半夜,他很是口渴,呼叫凌远:“老凌?”,没有人回应,他又喊了一声:“老凌,我渴死了。”李熏然走到客厅,发现家里只有他一个人:啧,老家伙又加班了。




医生这个职业和警察一样,加班都是随时的,别的还好说,但经常俩人好事做到一半,医院那边一个电话就把他怀里的院长大人叫走了。真的很气人,李熏然有时候会和好友赵启平吐槽:这样以后很容易不举的!




李熏然觉得很饿,突然想吃大学附近的那家小龙虾,翻出手机打通了好友电话:“喂?平平你有空吗,我们出去吃夜宵吧,趁老凌不在。”


赵启平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他听见赵启平那边有人在小声说话,然后赵启平开口对他说:“然然,出来吧,我去接你。”


李熏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医生休息的时间本来就少,他是不是打扰了平平和谭总相信相爱:“平平,我没打扰到你们吧?”


“没,他晚上还有应酬,你收拾一下,我们一会儿去接你。”


“接啥呀,老地方,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,谭总那么大阵仗回头肯定瞒不过老凌了,偷吃就得偷偷摸摸的溜达过去。”




“那老地方见”




赵启平到的时候,李熏然已经吃了一会儿了,他嘴里满满的,话都说不清:“平平,你怎么才来,你再不来我就都吃了。”


赵启平说:“没事儿,慢慢吃,今天我不和你抢。”


李熏然好奇怎么今天基友突然转了性,抬头看见赵启平眼睛红红的:“平平你怎么了,老谭那家伙欺负你了?”


“没,就因为点儿小事吵了一架。”


“什么事儿啊,老吵架可不好”




赵启平看着他,又是好一会儿不说话,最后憋出一句:“他上床前不洗澡。”


“你们医生真是,本来我还站你这边,现在我表示对老谭深切的同情。”


可老谭不洗澡都已经严重到把你气哭了?






第二天一早,凌远来了一条短信:突然急事出差,照顾好自己,勿念。


李熏然心想,哇,终于解放了,该吃吃该喝喝,汉堡薯条小龙虾,可乐雪碧美年达走起。




李小爷撒欢似的过了几天,凌远可能比较忙没功夫看着他,每天只有一条信息。


然后经历极大满足过后的空虚的李熏然,捧着手机发呆,远哥,难道你都不想我吗?连个电话都没有。




又过了两三天,李熏然在泡面中度过,急切的盼望着凌远回来给他做饭,但他还是没有回来。


李熏然开始感到不安,害怕凌远在外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,拨通凌远的电话,结果却是凌远的同事庄恕接的电话,不知为什么庄恕说话中带着哽咽,说凌院长现在开会,不方便接电话。




可哪有半夜两点还在开会的,他又陆续给他在医院认识的人打电话,无一例外全都说在开会,难道整个医院都去出差开会了?




李熏然陷入焦虑,他笃定,是凌远出事了,有可能是绑架。




他马上给三哥打电话。


“三哥,我是李熏然,我觉得老凌出事儿了。”


季白却一下挂了他的电话。




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,发疯似的开车到了警局,先去报了警,但不知怎么的警局里的同事,好像都对他说的话漠不关心,大家只是默默的在抽烟。




李熏然终于受不了了,一下子掀翻了警局的桌子:“你们在干什么呀?!凌远他出事了!你们不愿意管我自己找!”




他跑到警局门口撞到了季白和庄恕,还有跟着后面的赵启平。




季白抓住李熏然的领子吼道:“李熏然,你清醒些!凌远他...”




李熏然感觉自己的世界在一点点崩塌,他开始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


明白那天赵启平的欲言又止


明白了那天他比哭还难看的笑


明白了老凌为什么不给自己来电话


明白了庄恕那天电话里的哽咽


明白了同事们抽着烟时躲避自己的眼神




原来他的老家伙再也不可能拥抱他,亲吻他,他再也吃不到他做的难吃的养胃餐,他们再也不能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,脚心对着脚心




眼泪和鼻涕一同流下来。




“凌远!你别走...”










我的挚爱:




熏然,我要和你说一声:对不起




对不起,我就这么匆忙的离开了你,我没有办法再陪你了




很抱歉让你伤心了,可但凡有一丝丝希望,我都不希望走,因为我舍不得你,这是我的最后一次请求,答应我要自己好好的生活




如果有来世,希望我们还能相遇,真的,这辈子光是遇到你就花光了我所有的好运气




你自己一定要注意身体,我很担心我不在谁来照顾你




对不起,不能再哄你开心了




因为有你,我这一生很好,很圆满,很幸福




谢谢你。




凌远



分手独白,上(凌赵/凌李,分手warning)

warning 先凌赵后凌李,赵启平主视角

我的设定中老凌不渣,只是老凌和平平性格不合适吧

ooc


今天是我第300次从抽屉里翻出早就准备好的辞职信,前男友是我们医院的院长,原本我在和他分手的那天就应该走。

可我有那么一点舍不得,就算分开了,我也不想离他太远,也许我还有机会呢?

刚开始恋爱的时候,我们很甜蜜,我们偷偷的在他的办公室里亲吻,在漆黑的电影院里亲吻,在回家路上昏黄的路灯下亲吻。

我在他众叛亲离的时候来到他身边,他说我是他生命中的天使。

但我听韦天舒说:“凌远说情话就是这么老土,当初追林念初的时候,情书的第一句也是‘你就是这世界上的天使’哈哈哈“。这有什么好笑的,我怎么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凌远是一个非常合格,不,甚至可以称作完美的恋人,他把我照顾的处处周到,家里从来不会有脏衣服,只要他不忙就会给我做饭,说真的凌远的厨艺我是服气的。

我能感受到他很在意我,有时显得有点患得患失,但他从来不会和我吵架,总是第一时间跟我认错。其实我也很不安,他越是周到,越是一丝不苟我就觉得他离我越远。

他有很严重的胃病,但他从来不和我说,老是瞒着我吃止疼药。许乐山来找他,他也不和我说,直到他犯胃病疼的倒在医院里我才知道。

跟他在一起的这两年,虽然没有红过脸大打出手过,但最终我们成了一对怨侣。

是他和我提的分手,凌远说:“我的血液里一半是懦弱疯狂,一半是自私凉薄,我不配拥有爱情。“

我想了想,答应了他,我们本质都想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一个名为安全感的东西,可惜我们太像。我原以为爱情可以打败一切,可现实却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,爱情什么都不能打败。

可是我忘不了他,但我也无法拯救他。

 

我们与彼此保持着距离,在同一间医院,关系尴尬又诡异,那段时间凌远的脸色总是很不好,眉头总是皱在一起。

 

那天我听小护士们八卦,说凌院长又在医院走廊里晕倒了,是一位来看同事的小警察,路见不平把他扛到了病房。

 

后来这个自来卷的小警察来医院的频率大大的升高了,有一天,我到天台上抽烟,看到了凌远在和他聊天,自从我认识凌远以来,我并没有见过他这么放松,这么自然的笑。当时,我觉得我嘴里的烟不知道为什么,会变的这么苦。

 

有一次李熏然出任务,浑身上下多处骨折,因为交通不便在外面耽搁了一段时间,讲道理,要不是有我,他可能就要一辈子躺在床上了。

他刚被送进医院,凌远从办公室登登的跑下来,眼神里充满了紧张焦虑和不安。

“启平,熏然他。。。”显然他还没准备好,怎么和我开口。

“你帮帮忙吧,谢谢了”

“我会尽全力,但他能不能站起来就要看他的运气了。”

我很坏,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安慰他。凌远恢复了镇定,可脸色依然憔悴,看来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“没关系,我会照顾他一辈子。“

我越过他,推开门跑了出来,可能是有风,不然我怎么觉得眼睛疼呢。我用白大褂的袖子抹掉眼泪,我不甘心,怎么能让你照顾他一辈子,我要看着他以后全须全有活蹦乱跳的和你吵架。

 

李熏然的伤势很严重,我拼尽全力,一场手术做了十几个小时,下了手术我手也抖,腿也抖,累的只能躺在手术室的地板上,我听见门响了,是凌远进来,他吩咐护士把李熏然推到icu,他把我打横抱起来往外走,对我说:“启平,辛苦了,谢谢你。“

我有点高兴,好想喝醉了一样:“手术成功了。“

我笑着问他:“怎么,他也是你的天使吗?”

凌远看了我一会儿,摇摇头:“不,他不是天使,他就是李熏然,我的李熏然。”

我用尽全身的力气,从他的身上跳下来,一下跌坐在了地上,我用还在发抖的手捂着眼睛,不想承认我不争气的哭了,他伸手想把我扶起来,被我挡掉了:“你滚吧。“

 

我知道,我彻底的没有希望了。

那个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凌远,那个给我做饭,洗衣服,按摩的凌远,和我在晚风里牵着手走路的凌远彻底的走了。


后来李熏然转到了我们骨科的普通病房,我本来打算把他交给别的医生负责,但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认定了我,说我是他的主刀大夫,又是主治医生,不能始乱终弃。我说他,你这都用的什么词啊。

李熏然像一个小狮子,即使生病了,也雄赳赳气昂昂的,一个病房的多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,李熏然一来,大爷大妈们也都像年轻了20岁。我开始有点理解凌远为什么会爱上他。

李熏然有时候让我感到非常的头疼,越说不让干什么他偏要做,还好他知道分寸。我有时候会板着脸训他,他就开始嘟嘟囔囔,我说:“你在嘟囔什么,我这么唠叨是为了谁啊?还不都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,以后还想不想当警察了?“

李熏然拿它圆圆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:“我说,老赵,你说话怎么这么像你们院长?“

“因为像院长,你才肯乖乖听话。行了,我走了你要乖乖的“我其实并不是很想和他聊起凌远。

李熏然拉住了我的手:“平平,我知道,是远哥辜负了你。你是一个也特别好的人,我和喜欢远哥一样喜欢你,我想成为你的朋友,还有你不用装了,我知道你也喜欢我。“

我看向他清澈见底的眼睛:“你今天怎么比凌远脸还大?行了,我和凌远不合适,分开对我俩都好,你们两个好好的处,不要让我这个炮灰牺牲的没有价值。“

说完我们俩同时笑了起来。

“你以后会遇到适合你的人的,平平。“ 

”恩,借你吉言,小卷。“

 

李熏然隔壁的病友这两天出院了,那个老大爷善谈,特别能侃,一下子出院了,李熏然还觉得有点寂寞。

今天来了一个腰椎骨折的患者,因为压缩不足三分之一,没有手术,我给他复位的时候,这人还龇牙咧嘴的和我聊天:“我说,医生同志,我这腰要多长时间才能好啊,我公司还一堆事儿。“

”没办法,谁让你自己不小心,这么大岁数了,骑什么自行车,会骑吗你就硬骑。“

”我这也是为了生意嘛,诶呦,疼疼疼。大夫您轻点。“

”先在医院观察半个月,情况稳定的话再回家硬板床卧床一个半月。您家属什么时候到?“

“我没家属,现在这就有个秘书还有几个朋友可以帮忙。”

“这可不行,你得请个护工来照顾你,你秘书和你朋友不能24个小时陪护吧。”

“好好,小刘,你去给我找个护工来。”站在旁边的小姑娘赶紧点头:“您放心谭总,我马上去办。”

 


第二天,李熏然在病房里躺够了,在护士的帮助下坐上轮椅,跑到我的办公室和我聊天。

“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安分,在病床上多躺躺不好吗?“

“平平,我跟你说,就我隔壁床那个老谭,看他的人乌泱乌泱的,送的花都快把我们那屋给填满了。”

“哦,这么夸张。”

“不过老谭这个人还是挺逗的,他说要这么多花有什么用,还是希望来看他的人送点草头圈子红烧肉,实在。”

赵启平回忆了一下:“谭宗明是吧,噢,我给他复位的时候看出来了,他确实挺胖的,腰都断了还不忘了吃。“赵启平指着李熏然的鼻尖:”跟你这个馋鬼一样。“李熏然冲他嘿嘿的傻乐:“是啊,我跟老谭说我也特别能吃,而且长不胖,他说特别羡慕我。“

“好啊你,跟陌生男人搭讪,小心我告诉院长,让他好好收拾你。“

“好平哥,你中午想吃什么,我来点外卖~“

“便宜的我可不吃。“

“没事!哪个贵咱们点哪个。“

 

不忍心虐平平,谭爸爸来啦~


陆晨曦要是和凌远在一个医院哈哈哈,肯定讨厌死凌院长了

看电视的时候这儿笑死我了😂😂

借一下人民的名义的梗 嘻嘻


设定,凌远和红烧球是发小
李熏然是季白的下级

季白、红烧球俩人都大龄未婚,凌远撮合他俩谈恋爱

1、这天季白第250次来李熏然家蹭饭。

凌:季白,你是公安局的领导,天天在下属家蹭饭算怎么回事儿?

李:就是就是,你不来老凌的螃蟹全都是我的,你一来比我吃的还多...

季:(翻了一个白眼)合着平时老凌自己蒸的螃蟹,自己一只也捞不着啊?都是老凌惯着你,都给你惯出毛病来了。

凌:我不爱吃这个,我这螃蟹就是特意给我们家然然蒸的。

季:(又翻了一个白眼)......

凌:你别不服气,有本事你也去搞个对象回来,不过说真的,我一发小跟你挺合适的,要不什么时候我安排你俩见一面,就那个国安的洪少秋,你应该知道他。

季:洪少秋?不行不行,头那么大,像脑子里进水了一样。我的事不用你们两口子操心。

李:领导,我们这也是希望你多个港湾,多个依靠啊,是真诚的关心领导同志的生活,帮助领导解决个人问题,你态度也要积极一点晓得伐?

季:去去去,该干嘛干嘛,有对象的人就是闲的难受,再多嘴,你今年的奖金一分都别想从我这拿走。

李:老凌~~~你看他~~真是狗咬吕洞宾。

2、凌远受了李熏然和洪少秋妈妈的双重委托,虽然困难重重,但还是下了决心要把季白和洪少秋撮合成。


凌:最近怎么样,忙不忙?

洪:我说凌远,你肚子里有憋着什么坏水呢?

凌:你会好好说话吗?我要说的是正经事,你妈我阿姨拜托我帮助你解决终身大事,我这呢正好又个合适的人,想介绍给你认识。

洪:没看出来第一医院的院长原来这么清闲,还有空帮别人保媒拉纤?要不咱俩换换,我去当医院院长得了。

凌:别臭贫,这人真的挺不错,是李熏然他们单位的。你之前不是也跟我说想找个人处一处吗?

洪:我是说过,可找对象哪那么容易?不过我还是信得过你滴,你给我说说,那人长的好看吗,脾气怎么样?你知道我喜欢温柔的。

凌:诶呀,你怎么这么肤浅,就知道问好不好看,好看着呢。脾气也不错,平时对我们然然也很照顾,主要是人好。

洪:那敢情好,有空你帮我约一下。

凌:没有问题。

李熏然在一旁边挖这冰激凌,边听凌远打电话。

挂了电话李熏然问:怎么样,忽悠成功了吗?

凌:嗯,坚决完成任务。


3、
这天季三哥为了保护一个重要的线人,带着一队人马迅速赶到亿达国际酒店,出了酒店大门却发现,他们被另一队人马包围了。

季:我们是刑警,要马上把嫌疑人押回所里开审,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。

国安a:季队长不要为难我们,我是一定是要把人带走的。还请警察局配合我们国安的工作。

季:我不跟你废话,叫你们领导来。

洪:他领导在这呢。人我们是肯定要带走的,没商量,还请这位好看的警察同志配合。

季:不可能,还有我叫季白,请称呼我季队长。嫌疑人所涉案件事关重大,必须马上到警察局,如果国安要人,请来警察局带着交接文件来再按程序把人提走。

洪:呦,你就是季白,久仰久仰,我是凌远的发小洪少秋,幸会,幸会。

说这洪少秋伸出了右手。
季白却没有回应。

季:我管你是谁的发小,反正人我带走了,有本事你就拔枪,我倒看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枪快。

洪:呵,真有意思,你是炮仗吗?一点就着。

季:我觉得,你可以让你们的人让开了,这个嫌疑人如果出了什么问题,你以后别想在国安呆的痛快。

国安b:洪头儿,这,咋们怎么办?

洪:咱们要有风度,回头咱们就跑一趟公安局吧,反正殊途同归。

季白没再和洪少秋废话,扭头就走了,留给洪少秋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洪少秋随即给凌远打电话:

凌远!你这是想炸死我呀!









都看不出来是大兄弟,这迷离的眼神,唉,我这是什么破手

求一篇蔺靖文儿~

萧景琰是大学行政的老师,因为他爸很有势力给他找的工作,蔺晨是个医生,萧景琰生儿子的时候岁数很小,孩子妈妈出国上学了
大概这么个设定,我找了半天找不着了,还希望有小天使帮我指个路🙏❤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