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虫虫

腌笃鲜执念中

晚风1

ooc,瞎写

冯大米把弟弟从警察局领出来后,看着走在前面的冯豆子越看越来气,便上去给了他一脚。冯豆子当即摔了个狗吃屎。冯大米风似的上了车,绝尘而去了。冯豆子看着姐姐的车越开越远,不禁感叹:今天真是倒霉。

他扫了辆摩拜,往家里骑,边骑边觉得小风不错,自行车骑着也挺惬意的嘛,要是后面能载个妹子就更好了。

冯豆子回家路上要路过一个大桥,这时候已经很晚了,路上也没什么人,冯豆子也不看路,把自行车骑出花来了,一开始拧着麻花骑,后来开始撒把,边骑还边哼着歌,结果前方突然出现的障碍物让他措手不及,再次脸着地。障碍物也诶呦一声,摔倒了。


冯豆子爬起来骂人,提起障碍物的衣领:“你干嘛呀,大半夜不睡觉,上大桥上吹凉风啊?”

“你,你撞人还有理了?我容易吗我,好不容易选好的自杀良机,天时地利人和,都被你搅合了!”障碍物眼里含着泪花,醉醺醺的。

冯豆子也来气“我不跟醉鬼一般见识,您老赶快继续,我不耽误您”他扶起小车想走,却被一把拉住,醉鬼眼泪终于憋不住,开始大哭,边哭边推搡着冯豆子,上气不接下气“我不,你,你,你给我道歉,你道完歉我再死。”说完哭得更厉害。

冯豆子被他哭了一头雾水,胳膊被人掐着也走不了,两人对峙了一会,冯豆子实在挨不住,也觉他道完歉人转头就跳了河也怪不吉利的。

“诶诶诶,我说兄弟你,真要跳啊”

“要跳,我都安排好了,你给我道完歉我就跳”

“不是,那我不就成罪人了,我还偏不道了这个歉”

“行,那我拉你一起,黄泉路上拉个人陪我也挺好”

“诶诶,这不可以啊,诶呀,瞅你哭的,贼丑”

“哭能好看吗,别废话快给我道歉”

冯豆子看着这小哥梗着脖子挺可爱的样子,乐得哄他。

“诶呀,要不咱今天别死了吧,这大冬天的,水里头贼凉,你瞅瞅风都把你小脸吹皴了,不好看,死不也得死的帅气点啊。”

障碍物撇着嘴,流着眼泪抽噎“你这人太讨厌了,你都说的我不想今天跳了”

冯豆子差点鼓起掌来,以为要完事了,结果还是被揪着不能走“又怎么了活祖宗”

“你把我腿撞瘸了,你得送我回家”

“可我这车没后座”

“我有”冯豆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一辆绿色的小踏板。“钥匙就在车上,你骑过来接我”

冯豆子顺着他,害怕他一激动跳了河。



尤东东坐在后座上,借着酒劲搂着冯豆子的腰,心里想这人身上可真暖和。

“这大半夜碰上也算缘分,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”


“尤东东!我叫尤东东。”


话说他们俩说话离得好近

超级喜欢绑定奶~~~虽然手残,但忍不住画了太太文里超可爱超中二的面面,送给太太,不要嫌弃哇 @特调处食堂无头鬼 [害羞][害羞]

今日也沉迷于大哥的美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