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虫虫

腌笃鲜执念中

晚风2

尤东东坐在后座上,一开始害羞,只抓衣角,冯豆子越骑越嗨,速度也越来越快,他感觉后座的人坐不稳了:“小尤同志,你不怕摔个狗吃屎?,麻溜给我抱住,我可要起飞了。”

尤东东手臂围上他的腰,他把脸埋在冯豆子的后背。宽阔的后背,久违的温暖,耳边的风呼啸而过,尤东东的眼睛湿润了。

冯豆子很久没有带妹飙车了,虽然今天带的是个汉子,也挺爽的,不过这人怎么姑娘一样爱哭唧唧的,一下车发现这人眼圈红的跟个兔子一样。夜里风凉冯豆子不想再往家跑,打算在这个爱哭鬼家凑合一宿。

“我说哥们,没啥大事别想不开,你看我大老远的把你送回来,这个点儿出租也没了,要不我去你家躺一躺?沙发就行。”

尤东东却拿乔起来“你坏了我的事,还给我撞瘸了,你脸怎么那么大。”

“嘿,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,你就说刚刚哥带你骑车爽不爽吧。”

“爽,爽你妈,还闯红灯,撒把,我看我也不用跳桥了,坐你的车早晚嗝屁。”

冯豆子眉毛拧在一起,食指指着他鼻子“我发现你这个人,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,我还不稀罕住呢”说这转身要走。

结果被人拉住了袖子“你还想怎么地?”

“我自己走不了,你得背我上楼”冯豆子瞬间怒气冲上脑门“背你爸爸”甩开了尤东东的手。结果他走出2米,又转回来,扛起尤东东就走“口是心非的傻逼!几楼几门?”

尤东东吓了一跳,然后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:“你才傻逼”。

其实小gay尤东东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,想把这人拐回家睡了,虽然看着这人智商不太高的样子,但是个好人。他想,死之前怎么也要脱处,本来都不抱希望了,但老天爷让他撞上个好看的二傻子,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。

尤东东拍拍冯豆子后背“你放我下来”

“不放,难受吧,就得让你丫难受”

“。。。”


“我有室友,你可小点声,别把人家吵醒了”

“话多,我就借个地躺一躺”

结果一进家,室友吴宇时不在,不知道又去哪儿鬼混。冯豆子把尤东东撂在沙发上,自己也瘫在地毯上“累死老子了,你家有吃的没,我从局子里出来啥也没吃呢,前胸贴后背”

“冰箱里有菜,有挂面,不过得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”

“这真是累死和饿死之间的抉择了。”

冯豆子起身开冰箱,不经意瞥见冰箱门上的纸条:对不起了东东老弟,今天是你生日,但我家大宝约我看电影,不去她要生气的,老哥明天请你喝酒。

冯豆子愣了一会儿,多拿了两个鸡蛋。

冯豆子围着围裙端着面放到茶几上。

“你也没吃呢吧,肯定也饿了,我可是大厨快尝尝”

尤东东没想到,端起碗,眼圈又红了“谢谢啊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”

“我叫冯豆子,你叫我豆子就行,对了,你叫。。。你叫尤什么来着”

“东东,我叫尤东东,谢谢你冯豆子”

冯豆子一阵抓耳挠腮,最后还是说出来了“那个,,那什么,生日快乐,尤东东”。

刚一直抽噎的尤东东看着面,一下没控制哭出声来。


评论(2)

热度(33)